脫離組織之後,在漫無目的的旅程中

莫名奇妙的來到白玫瑰城,雖然她是用黑色大理石建造的哥德式城堡

哪裡白我就不知道了

不過值得高興的是總算搭了從以前就很想要搭的交通工具

但是....

這艘船上除了我之外還有位身著鎧甲的人類少女,

背著刻滿一堆小花的巨型鐮刀

手上拿的大提琴都是一些大到不可思議的東西

船身也似乎微微向她的方位傾斜,我想大概是我的錯覺吧!

她的對面則是身著華麗鎧甲的聖騎士

照老師的說法看到聖騎士能離多遠就多遠!

所以我並沒有對她多做觀察,反正就是個聖騎士...

離我不遠處則是個...恩~~恩~~~~~恩~~~~~~~

頭毛很長很亮很柔順耳朵很尖的....屙...

武僧??要是之後沒問他我還真不知道啊...

武僧不就是吃齋念佛的光頭佬嗎?哪有這麼帥...

最後則是一位蠻常見的半身人吟遊詩人

大概是這艘船唯一正常的傢伙了

一上岸就看見一輛十分華麗

和週遭的環境比起來顯得相當格格不入的馬車駛離這裡

原本是打算單獨旅行的,不久就被捲入財狼人和當地工人

的紛爭之中,真是有夠倒楣....

原本就夠擠的地方變的更加擁擠,那位武僧又拖著聖騎士在那邊

不知道在跟那群工人說啥,一邊的半身人想要說啥卻又插不上嘴

原本還好的情勢,就因為這"聖騎士大人"的到來,搞的氣氛更加緊張

財狼人武器都掏出來了啊!!你們是嫌氣氛不夠緊張嗎???

稍遠處則是看剛剛那位帶著一堆大傢伙的人類居然用單手做前空翻

翻到貨物堆上氣定神閑的看這場好戲,不過你看就看你拉啥大提琴啊?

你還會拉大提琴啊?那背後鐮刀是要幹啥的啊?你剛剛是怎麼翻的啊?

在我失神想這事情的同時,週遭也安靜了下來

那群顯眼三人組的半身人也不知何時昏睡在地上

工人,武僧和聖騎士也一直討論啥訣別騎士團,貨物如何賠償等等之類的瑣事

蛤?又有騎士團要來?聽到騎士團頭皮都麻了...

早知道當初就不該為了方便把炸藥留在組織了

現在只好用熾火膠看能不能製造更大的騷動好方便脫離這地方

好死不死那位拉大提琴的突然說出"ㄟ~~~好像有人來了耶~~"

打斷了我的行動.

喔~~光聽聲音還真正常啊~~不對!現在不是想這些事的時候

只聽到一陣急忙的腳步聲喊著"讓開讓開!!這裡發生什麼事?"

只聽到工人代表說"哎啊~~是訣別騎士團的副團長大人"

等等之類一堆拉哩拉匝無意義的話

接著便看到那所謂的副團長向那位三人組問話,一看到聖騎士大人就必恭必敬

不過兩者相較之下"訣別"的騎士看起來....該怎麼說啊?

"經費缺乏"....這應該相當適合的形容詞

但是那位聖騎士很多話答不上來,雖然說聖騎士不能說謊

也沒必要連自己的事情都說不出來吧....

反倒是武僧拼命幫她解釋,武僧不就是個把敵人幹掉只會說

上天有好生之德,或是成佛之類的寡言職業嗎?

話也太多了吧.....

正當那位副團長逐漸對他們起疑心時,那位"少女"慢慢的從貨物堆上爬下來

朝著他們走去.

等等!爬下來?下來方式也太普通了吧?好歹也來後空翻半空中收琴翻轉三圈半

完美落地之類的啊?怎麼...啊啊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看他們聊的很開心

正想藉機接近他們的時候,突然被人一把拎起,帶到那群人面前

報告副團長!我們在附近抓到一位鬼鬼祟祟的半身人

可惡!剛剛不應該分心想那些無意義的事!現在居然被抓到,真是愧對老師的教導

"哈!看你這副德性,你身上一定有死神邀請函!"

"哇靠!!德行跟有啥鬼邀情函啥關係啊?你不要含血噴人啊!你這位大鬍子大叔!"

"你說啥?沒關係!等等帶回去審問就知道!"

嘖!於是捨棄了我的披風,迅速躲藏到人群中!

眼角餘光看到那群人似乎要被他們帶走,老師曾說過被騎士團帶走事件危險的事

雖然只是萍水相逢不過還是想辦法去救他們會比較好!

便順手將熾火膠丟往堆滿港口的貨物上,不一會就燃起熊熊大火

造成比剛剛更加混亂的騷動!心想這樣他們應該可以順利逃走

卻看到他們在幫忙救火.....搞屁啊!!我是要讓你們逃跑耶!

幫忙救災是怎麼回事???

不管了!我還是離開這吧!正當我要離開又被人一把抓住

又被帶往同樣一批人面前."報告副團長,在現場又發現可疑人物"

"我就知道是你!現在又放火!給我帶回去!"

"跟我沒關係啊!你又沒看到是我放的!"

"我說是你放的就是你放的!!給我綁起來帶走!!!!!!!!"

於是我被綑綁起來被騎士團的人拎著走.

路上就聽著人類少女一直再跟大鬍子說"有沒有點心啊?"

"會很久嗎""點心吃啥啊?"

另一位半身人則是一副剛睡醒啥事都不知道的樣子

其他兩位則是一直在問剛剛那個啥鬼邀請函的事情

就這樣來到的訣別騎士團的總部,第一眼看到的想法

這是座鐘塔!一進去的感想則是.....恩~~~

我剛剛想到形容詞是啥來著?喔喔

"經費缺乏"

而且拘留所居然就在接待大廳裡只是用柵欄分隔起來...

簡陋到都讓我覺開這鎖或是逃離這種地方是在汙辱我多年學習的成果

接著鬍子大叔就在解釋一些剛剛提到的事

以及拿出看起似乎是相當重要的證據或文件

希望我們能夠協助他調查

顯眼三人組很認真聽,大傢伙少女則是一直說

有錢嗎?有供餐供宿嗎?多少錢啊?下午茶咧?

錢太少我不想接喔!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怎麼好像都跟錢有關啊?

我則是不時的穿插

"大叔~~~~我也要吃東西~~~我肚子餓"

"大叔~~~我好無聊~~~"

"大叔~~~~~我是無辜的~~~"

"大叔~~~~啥時開始審問~~~~"

等等之類的話

不過都只換來"你~~給~~我~~閉~~嘴~~~"

除了最後一次,這次他說了

"把他的嘴給我塞住!!!!!!!!!!!!!!"

雖然堵住我的嘴我還是趁機鬆開我的雙手.不過卻看到那位長髮武僧

慢慢向我走來,偷偷的跟我說"別輕舉妄動,我知道你想做啥,我年輕時也幹過"

哇靠!!在勸人向善這方向還真有和尚的模樣啊!可惜少了光頭和戒疤

還有囉唆了點...

最後那位人類少女似乎談成條件

每人先15白金幣當做訂金,供三餐供宿附下午茶

聽到15白金幣,我立刻就說"我也可以啊~~~你們要去的地方總該需要會開鎖的吧"

"哇靠!!你啥時解開的啊?你是不想活了是吧?"

"別在意這種小事嘛~難道我說的有錯嗎?"

一旁武僧也開始幫我說話,其他人也覺得有道理也開始幫我說

除了那位怪怪的少女....因為她還偷偷跟我說"有記住剛剛副團長拿出錢的位置嗎?"

你想做啥啊?你幫我說話是別有目的嗎?????

鬍子大叔便擺出一附無奈樣,把裝備還我

"好啦~~~你們可以離開啦~~~記得晚上10點前要回來啊"

"那我的15白金幣呢?"

"喔~~~扣掉港口的損失....還不夠賠咧!!!還想拿錢!趕快給我滾!!!!"

嘖~~真是小氣的大鬍子.

之後我們一行人為了能在不悔日之前完成調查

便到處去找相關的情報,不知道是因為聖騎士還是那個怪異少女的關係

不但覺得一直在吸引眾人的目光,路人也似乎下意識的迴避我們

途中經過一間雜貨店,半身人少女突然說出

"這樣找好像也不是辦法,還是去問問看那間店吧!"

一進店裡就聽到老闆熱情的招呼聲

"哀喔~~~各位遠道而來的冒險者們!歡迎光臨啊!"

"我們這裡應有盡有,各種冒險旅途上的用品我們有賣呢!"

"甚至還有香蕉喔!"

香蕉???我滿懷著一問正想向老闆詢問時

半身人少女搶先我一步說話

"老闆!請問這裡有黑市或違法酒館等等可以詢問到達洛里斯家族,詹姆士家族

或是大法師穆力爾情報的地方嗎?"

雜貨店老闆訝異的一會

"小妹妹啊~~這些地方不是你該去的,很危險啊..."

一陣輕咳聲打斷了老板的說話

原來是那位長毛武僧所發出的.老闆這時才注意到

武僧正拍著穿華麗重甲女聖騎的肩膀,又看到穿著一身黑漆漆的矮個子

正指著身旁攜帶一堆巨大兵器的少女,似乎在告訴老闆"危險是個屁!"

女聖騎則是一臉茫然,少女則是眼睛露出詭異的光芒...

這光芒似曾相似,跟副團長在討論報酬時的感覺非常類似...

不過還好的是老闆一看見景象立刻走出門外指著不遠處

看起來非常凌亂像是用一堆破木板隔起的巷子說

"往那個地方走,走到最吵最亂的地方就是了!"

半身人女孩向老闆道謝後,一行人便往老闆所指的地方前進

我似乎感覺到老闆鬆了一口氣的感覺以及人類少女嘆口氣的聲音

我還真想問你嘆啥氣啊?是沒殺到價嗎....

我們這群人一路通行無阻馬上就走到老闆所說的地方

一進門,原本喧鬧的場所立刻安靜了下來

大家的目光都往我們這裡集中過來.開始竊竊私語

"為啥會有聖騎士?"

"還是個正妹!"

"被這麼正的聖騎逮捕我心甘情願"

....

...

..

原本安靜的場所又開始慢慢的吵鬧起來

我們理都不理就直接往吧檯走去

往吧檯走的同時,我似乎覺得有點不對勁,是哪又說不上來

不過就在酒館老闆大喊著的同時我也瞬間會意過來

"那位小姐別把我的門給拆了啊~~~才剛修好啊!!!!"

喔~~~~原來是那位人類被自己的大鐮刀卡住,在門口動彈不得

手中的大提琴又不願放下一直嘗試的往前擠

雖然不一會她就擠進來.只是門多了幾道裂縫.....

我似乎也看見了酒館老闆的心也多了幾道裂痕

"請問各位冒險者有啥需要嗎?是要酒還是別的飲品"

一邊說一邊還喝著不知名的綠色飲品

人類正想說"我要牛奶...."的時候

被女聖騎搶先問說"老闆你喝的是啥啊?"

"喔喔~~~那是牧草汁!有人需要嗎?一杯兩銅!"

拜託誰想喝那杯長的像半獸人鼻涕東西啊.....

不過....站久了腳有點酸,旁邊的半身人女孩看起來好像也有點累

於是我便向老闆要求兩張半身人專用的椅子

"老闆啊~~~~有沒有椅子可以讓半身人坐啊?我要兩張"

老闆看了我ㄧ眼"沒有!!!這裡沒有給小孩子做的東西"

靠!!!根本就是種族歧視!!!!

"沒關係啦~~~我的大提琴就給你們坐吧~~~~"

哎啊~~~居然是那位人類少女說出的!!

真讓我感到訝異~~~

不過看到她放下大提琴揮舞著自己的手

我不經再想她是不是因為手酸需要有人幫著她看著大提琴啊?

借我坐該不會只是順便吧??

眾人就坐完畢之後,開始批哩啪拉的問酒館老闆

不過老闆啥都不肯透漏,說的都是副團長都說過的事情

讓大夥都感到有失望...

這時武僧就說"那能帶我們去象牙塔嗎?就是穆力爾住的地方"

"可以是可以...但是自從瘟疫發生之後,這裡的貧民窟大增"

"到處亂蓋,要去可能有點困難,需要人帶路就是了"

"如果需要人帶路,我可以提供合適的人選,一次10金就好了"

一聽到10金,碼的...那個女人又來了= =

"10金!!!有沒有搞錯啊!!!蛤??你是想聖騎士大人把你們的酒館抄了嗎?"

哇靠....居然拿女聖騎當護身符啊??雖然她的功用還真的跟護身符沒啥兩樣

你也不能這樣說啊!太失禮了!

"怎麼可以這樣?我該繳的都繳了啊!不能說話不算話啊"

"不然你要多少開個價!"

"免費!!!帶路而已為啥要錢!!"

我說啊....妳不是才拿了15白金幣嗎?

老闆看了看我們,嘆了口氣

"唉~~~那就免費吧.....呆呆下來!!"

突然就聽到一陣像是從樓梯滾下來的聲音

出現了一位白髮戴著墨鏡穿著寬大不合身的衣服

手上還抱著一堆書,看看他的樣子.還真是不值得信任啊...

這時聖騎又有疑問了"你的名字好奇怪喔?為啥要叫呆呆啊?"

"唉喔~~~那是大家都這樣叫我的啦~~因為我老是看一堆沒人看得懂的魔法書

但是從來都沒記住過,所以搭家都叫我呆呆,其實我有自己的名字啦!"

"喔那你叫啥"這是換武僧詢問了

"我叫香菇"白髮男孩開口回答

大夥一陣沉默,異口同聲的說"還是叫你呆呆好了"

靠!!!這啥鬼名字啊!!!雜貨店賣香蕉,酒館幫人帶路的叫香菇

我真懷疑取名人的品味

之後帶著我們一路不停的穿越暗巷.......

跟以往的暗巷比起來桌椅多了點,床多了點,人多了點

仔細一看還有點像客廳,廚房,寢室,廁所...

一路上只聽到聖騎和半身人女孩不停的道歉聲

和人類少女不斷撞壞別人東西的碰撞聲

不一會,男孩穿過一個窄小的窗戶,並在停一個類似教堂的建築物前

說"就是這裡!我們到了,你們快來啊!"

我轉身看了看,除了我和另一位半身人之外,其他三人被隔在木牆後面

說的也是依他們的體型怎麼能穿過那個小窗戶

除非撞破他們的牆啊.....

就在這樣樣想的同時,聖騎說話了"那把牆撞破吧!反正也沒路"

"你是聖騎耶!!!!你怎麼會說這這種話"

武僧似乎把大家心中的話給說了出來

"啊哈哈~~~沒有啦~~~那是我心中的想法啦~~~"

聖騎士一臉不好意思的說著

哪有人會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說出來啊?

更何況哪有聖騎會有這種想法啊?

讓我不經懷疑他真的是聖騎嗎?

"不過也只剩這種方法了"

少女手伸向巨鎌緩緩的說道

"不!還是讓我來吧"武僧握緊雙拳這時也說話了

怎麼~這片爛牆,你們三個隨便找一人都能踢爛

還要爭啥啊?

"可是這樣好可憐耶~~還是給他們一點補償金吧"

在我身旁的半身人少女看不過去總算開口了

馬的....過了這麼久總算聽一句比較像樣的話

一提到錢,那個人類似乎沉默下來....

妳沉默啥啊.......

聖騎便向屋主詢問如果我們要拆的這牆,需要付多少錢?

只見那屋主大聲嚷嚷"我要每天都能吃飽,我要很多很多的錢"

"讓我不用去乞討!!!所以我要1金!!!!!!"

"什麼!!!1金!!這樣太..........少了吧?"那人類似乎感到眾人壓迫的目光

"那我們每個人都給他1金吧!"

半身人少女真是善良!!說得話就是不一樣,雖然她身上老是傳出男生的說話聲就是了

達成交易之後.武僧二話不說一拳就擊破這不堪一擊的破木牆

我們環顧了四周,發現大門深鎖的教堂外,還看到附近的雜草被人踩出了一條小徑

看這痕跡我想應該不是一天兩天造成的

不過大家似乎都不感興趣,反而是想要如何開啟這扇大門

"這門上鎖了耶"

"這門好像還有魔法痕跡"

"恩!似乎是!有感覺到魔法的氣息"

"不然就空手破門如何?"

"破門還是巨鎌比較實用吧!早知道會發生這種事就應該先跟副團長拿把攻城槌才對"

在他們熱烈的討論中,他們難道沒有發現他媽的盜賊會開鎖嗎?

於是我觀察了一下門上的魔法刻痕,早就已經失去效用

跟普通門沒啥兩樣,咖啦一聲門就被我打開

"你會開怎麼不早講啊"

"就是說啊"

"這樣很浪費時間耶"

靠......我才想說你們根本沒想過要用開鎖吧?

一進去教堂裡,就發現不遠處有微弱的燈光

大夥走近一看,發現正在看書的呆呆

大夥這時才想到呆呆似乎不見了一段時間並滿腹疑問的問說

"這大門不是鎖起來的嗎?你是怎麼進來的啊?"

"後門進來的啊"呆呆指向不遠處,有個敞開的小門

看著隨風搖擺的小門像是在嘲笑我們剛剛的努力

呆呆話才說完

淦!!!又是那個女的!!

"你耍我啊!!!!!"少女怒吼著並給了呆呆一拳

只看見呆呆像是被巨魔擊飛的哥布林般彈了出去

我說啊.....能全身帶滿重武器還能單手前空翻的力量打在一個小孩身上的後果你是沒考慮過嗎?

看著呆呆腫大的臉頰和從嘴角不斷流下的血液

要不是有女聖騎施放聖癒術,我想他就算沒死起碼也得躺上個半年

看著呆呆在聖騎祝福的光輝之下緩緩的甦醒

並說著"剛剛發生了啥事?我怎麼什麼事都不記得??"

"你剛剛只是小睡了一下"人類少女一臉誠懇的告訴他

......這種話你還真有臉說出來啊....我還真不敢聽啊...

"不過...呆呆你對這裡還真熟啊!"半身人女孩提出了問題並將呆呆扶了起來

"當然啊~~~因為我的書都是從這裡借出去的啊!"

"書?"

"那是在哪找到的啊?"

呆呆邁著不穩的步伐,朝著另個方向前進

"跟我來吧~~~"

都被聖騎治癒過,走路還這麼不穩,嘖嘖...可見這威力...

跟著呆呆走進一個向著下方前進的樓梯,週遭沒有光線

只靠著呆呆手上的提燈,大約看了一下

到處都很整齊的墓碑

"墓碑嗎"

"恩~~似乎是喔,還蠻多個的"

"真的耶~~有好多的墓碑喔"

喔.....拜託....有眼睛的都知道好唄

接著又看到一個往下的樓梯,這次一進去

則是一條長廊兩側有許多房間.呆呆便說"這裡就是我拿書的地方"

"我先去換幾本吧~~~你們自己慢慢看吧"

這些房間除了有書,紙捲,一些玻璃瓶

更往裡面走開始有一些骨骸,越往裡面走有越多

甚至還有別種生物的骨骸,讓大家感到十分疑惑和些許的恐懼

我們來到坐落在長廊盡頭並深鎖的鐵門前

我緊靠在門上並專心聽著門的另一側的動靜

除了水聲外還聽到了有東西再拖行的聲音

當我把這些資訊給其他人的時候,除了半身人之外

其他人都是用一附"開鎖的!該你上場啦"的眼神再看我

怎麼回事?難到我只是把會走路的萬能鑰匙嗎?

沒人會害怕門後的不知名生物嗎?

想是這樣想,我還是拿出我的開鎖工具默默的開鎖

正把我的開鎖工具放入鎖孔的同時,突然傳來一陣巨響

原來是女聖騎開始翻倒書櫃桌子之類的東西並說著

"唉喔~~~我是怕等等要戰鬥多製造些掩蔽物嘛!"

我也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聲響嚇到讓我的工具折斷在裡頭...

"啊~~~~~工具斷在裡頭了!!!!!"

聽到我這樣說後

武僧,戰士少女,女聖騎倒是一點都不慌張,反而擺起了戰鬥姿勢

"啊衩叉叉叉叉叉叉叉叉叉叉叉!!!!!!啊~~啊~~~~"武僧發出一陣怪聲.

雙拳不停的揮舞,只看到門上頭多了許多大小跟拳頭差不多大小的凹洞

門也漸漸往內凹陷

"蛤~~~~"武僧嘆了口氣

"齁~~~好累!門有點硬..."

我怎麼看都是好痛,怎麼會是好累咧.......

而且看你這種打法,門感覺像是用紙黏土捏出來的一樣...

一旁的戰士則是停止了用鐮刀做的伸展操並開始在頭上旋轉著

"啊啊~~~換我啦~~~"

一個箭步衝上去並用力的揮擊傳出巨大的聲響

我似乎聽見了門的哀號聲....

門的凹陷程度也比剛剛更嚴重除了剛剛拳頭造成的凹陷外

正中間還多一個更深的凹洞...

"嘖~~~還是去跟副團長拿把攻城槌比較實際,鐮刀還是比較適合拿來砍人"

攻城槌....你是嫌另一隻手太空嗎.......

一旁的聖騎則是舉起起她的長劍,念著她的祝禱詞

"萬能的主啊!請保佑您的信徒並賜與他神聖的力量,幫助他擊退眼前的黑暗

掃蕩阻礙在前的邪惡勢力!"

邪惡勢力.....妳是指旁邊揮舞著鐮刀的傢伙嗎?

ㄟ~ㄟ~你跑錯邊了那是門不是邪惡勢力,邪惡勢力在你旁邊啊!

"喝!!!"門中央深陷的地方,產生的一道裂縫,可惜的是那裂縫我想只能讓小動物

鑽進去外,在場所有人可能都沒辦法進入

我看了看那道勉強稱做是門的東西.....已經打到連鑰匙孔都深陷其中

找都找不到...

"我說啊....我只是說工具斷在裡頭,並不代表沒辦法開門啊"

"你又不早說~~"

"就是說啊~~~空手打很累捏...."

..........你們動作這麼快,我要是不先閃,現在我可能就化為門的一部分了

"算了....不過也不是沒收穫啦!我發現到一封署名要給穆力爾的信"

"現在時間也不早了,先回去報告今天的調查成果吧"一直在旁觀看的半身人總算說話了

"不過我還是很好奇門那頭到底有啥奇怪東西耶!真不先把門撞破看看嗎?"

夠囉~~~鐮刀女....在奇怪的東西也沒你奇怪...

"沒關係沒關係~~~我可以偵測邪惡,可以大概知道門外到底是不是邪惡生物"

"如果是邪惡生物就養足精神明天再來看吧!"

"那如果不是咧?"武僧在一旁訊問

"不是就別擔心啦~~明天再看也不遲啊"

反正怎麼說都是明天就對了嘛....

"赫啊!!!偵測邪惡!!!!!"聖騎雙手握拳伸出食指並往前打直雙臂

"我看見了門後有些微紅光,八成是邪惡生物!!"

是啊....當然是些微啊!!你可以往你旁邊看看,我想在你旁邊的紅光應該會把你眼睛閃瞎

"既然如此我們就先回去吧!喏!你們看我剛剛還在翻倒的書櫃中還找一幅畫呢!"

總算聽到正常的話了,不虧是半身人,果然正常多了....除了她身上不時發出的男聲

大家環顧了一下環境,整理了一下大家所取得的資訊

便浩浩蕩蕩的回去時鐘塔找副團長鬍子大叔報告

一到時鐘塔,大叔就急急忙忙跑出來

"你們在幹啥?都快到要跟團長報告的時間了!真是急死我了"

"唉喔~~反正你不就是在這裡喝茶打混睡覺等我們回來嗎,有啥好急的"

我想都不想就直接回了這句

"你這死矮子!!!你是想今晚睡居留所嘛??"

呿~~老是愛威脅人~~~

說完便急忙的把我們帶進大廳,跟今早的不同是正中央的地板升起了一顆水晶球

還傳出一堆沒聽過的聲音

"報告團長!!調查團隊回來了!!請您聽聽他們的調查報告!"

呦~~~還"您"咧~~~這大鬍子還會有這麼禮貌的時候啊

"辛苦了!所羅門副團長!"水晶球傳出年輕但帶有點些許威嚴的女聲

哇喔~~~女生團長啊~~~還真不簡單啊!!!

還有鬍子大叔原來叫所羅門啊......嘖嘖!!

於是我雙方交換了情報,包刮信,畫像,還有副團長給我們的證物

對方則是把在白玫瑰上城區的調查資料告訴我們

包刮莫名奇妙還清債務的後門警衛以及關於大法師穆力爾一些傳聞

並要求我們明天調查一些事項.

不過當我們提到證物中包刮由從團長書房取的威脅信時

團長突然開口說"所羅門!!!"

"威脅信不是在我這嗎?你怎麼會有?"還帶有些微的怒氣

"這....這...個..是..恩...是..."看鬍子大叔吱吱唔唔的我就幫他說了

"大叔說他是從你書房裡幹出來的"

"恩?所羅門是這樣嗎?"

"當然不是啊!!團長!!我這份是手抄本!"

聽到這裡我立刻插話

"哪是啊~~今天不是還說這紙很高級只有上城區的貴族才會使用不是嗎?"

說完水晶球沉默了一陣,才傳出冷冷的女聲"索羅門!!明天來找我報告!詳細地報告!"

"團...團...長...請..聽我..."鬍子大叔還沒說完,水晶球又傳出

"所羅門你忘記訣別騎士團的規矩嗎?"聽到這句

只聽到鬍子大叔說"是!團長!"

"很好!明天早上10點準時來找我!"

"感謝各位的協助!不悔日之後一定會好好的酬謝各位!"

說完便結束了這次的通訊

我也大概知道為什麼騎士團會讓我感覺經費缺乏的原因

總算可以好好的休息了.....折騰了一天...實在是很累啊...

這大概是我有生以來最累的一次...

正當我們要進去房間時,啊啊~~~那個白目戰士又向副團長要求要去

時鐘塔上面看看....

能不能早點睡啊....

"沒辦法~~鑰匙已經被人借走,要等借的人還回來"副團長有氣無力的解釋

我想大概是明天要去被團長電的關係吧!

"大鬍子!!沒關係!!反正你白天睡很飽,晚上就好好想報告吧"

我好心安慰他沒想到只換來他一陣怒吼

"你給我滾去休息!!!我會這樣你要付一半的責任!!!!!!!"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回去辦公室

只留下面面相覷的我們.不過我又感覺到一些熱切的目光

看一下周遭的勉強稱為是夥伴的人用一種"該你上場了!鑰匙!"眼神看我

我嘆了口氣,就直接去開門,可能是精神不濟的關係

開的方式粗操了點不小心還把門鎖用壞

一打開,除了看起來快爛掉的樓梯,還真的沒啥東西

因為怕樓梯撐不住,只有我跟另一位半身人上去看,其他人則是在底下警戒

一上去就傳來連續的鐘聲...靠~~~這鐘塔還能用啊!!

可能今天都是去一些吵雜的地方或是在地下室的關係一直沒注意

在這同時我也從鐘塔的窗口注意到外頭廣場似乎有人影閃過

這裡除了一些讓鐘塔運作的機械,老實說沒啥特別的

看著身旁的夥伴頻頻的哈欠,連我都感到累了

下去會合之後,就各自解散回房間休息

法克......今天大概是我有生以來最累的一天了

老師!我離開組織是不是件錯誤的事呢?

創作者介紹

十加侖的酒窖

MT3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